陶喆:技術壟斷致主動安全控制普及成本高

2017-10-25

2,389
0

5月11日,在第二屆亞洲消費電子展(CES Asia 2016)舉辦期間,由網易汽車獨創的“網易·互聯網+汽車創新工場”第六期線下活動“未來汽車進化論”正式落地上海CES。

來自自動駕駛領域專家、著名汽車廠商、零部件企業代表、全球領先ADAS企業及智能地圖技術解決方案供應商在內的眾多精英齊聚一堂,圍繞未來智能汽車發展,展開了一場精彩絕倫的深度討論。這也是繼2016年1月,“智·驅未來 2016 CES網易態度之夜”在拉斯維加斯CES上成功舉辦后的第二次CES同期活動。

NASN 上海拿森汽車電子有限公司 CEO/CTO 陶喆
NASN 上海拿森汽車電子有限公司 CEO/CTO 陶喆

核心提示:NASN 上海拿森汽車電子有限公司 CEO/CTO 陶喆表示,自動駕駛基于整車趨向同質化、城市交通擁堵嚴重及互聯網沖擊以上三點成為時下焦點技術,安全控制系統尚未在整車廠普及,除了安全意識普及需要時間之外,核心技術僅僅掌握在幾家零部件供應商手上,形成了價格壟斷局面,致使主動安全普及成本高。

以下為發言實錄:

陶喆:非常感謝網易給我們這樣一個交流的機會,今天我看到都是在行業里面有地位、有影響力的企業。NASN科技是今年在上海和美國新成立的科技公司,我們的工作重點主要有兩方面:一是,智能控制器的開發;二是,塊底盤牽控。我們的重點工作是在接下來的三到五個月內推出一款概念車,可以稱之為“Model SPlus”,即Model S的升級版本,增加了語音控制和手勢控制。目前這項功能在國內是沒有的。

今天坐這個位置很有意思,每次都是第一個發言,沒有思考的機會。臨時講幾點自己的想法。我原來在博世,后來到上汽集團,工作十幾年關注一個方向,研究一個領域,就是底盤定位系統的開發。剛才的問題是為什么大家不約而同來到自動駕駛(無人駕駛),這里我個人的感覺有幾個原因:第一,整車的同質化非常嚴重,現在整車銷售的賣點大家看現在還在宣傳什么?還是說動力總成,我的變速箱、“用無卡”,傳統的動力總成在過去一百多年的汽車文化里面占據了主要的制高點,我的發動機、變速箱研發能力有什么好,我的車有沒有什么賣點?但是一百年以后有沒有審美疲勞,現在我買車不會考慮發動機是不是2.0,我只關心這個動力對我來說夠用嗎?汽車在變速時,在變速箱從一檔換到二檔時是否平順,對一個普通的駕駛員來講是我最關心的。

怎么樣追求差異化的銷售?我們的整車研發如何做到跟別人不一樣,從這個角度來說,傳統的底盤、傳統動力總成的技術,包括傳統車身電子的技術,已經不能滿足現在最終用戶、終端用戶的需求。靠什么?靠無人駕駛,甚至前面階段的自動駕駛。

第二,隨著城鎮化的進步,所有的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交通擁擠現象非常嚴重,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現在各地都有很多的方法,最主要的主流方法:第一點限牌照,第二有沒有補貼,通過各種各樣的調控,但是再怎么調控,也無法把上海的車移到外面去,不能刪掉現在的車。未來怎么解決交通擁堵的情況呢?大家有沒有發現,隨著生活水平提高,每個家庭里面很多都有兩部車,甚至三部車,停在車庫里不動。為什么?我有錢,有錢就可以買車,買車不一定要用,某種情況上這是對資源的巨大浪費。同時你看路面上開的車,有多少輛車的負載率是滿的。我們設計汽車有一個滿荷的指標。但是有多少真正的滿荷,10%都沒有。我們投入了大量的錢、大量的精力,設計的東西很很多都沒有用到。如何在交通擁擠的情況下整合車的使用呢?無人駕駛就是很好的解決方案。各位談的,其實交通工具本身是個工具,工具是為了實現人的目的,第一點從A點到B,第二點是實現人對物質的操控欲,比如說我有一個手機,我希望人機交互性很好,什么意思?本質上對這個東西的操控性,能夠使得你對它的操控性游刃有余,你想讓它做什么就做什么。這是汽車可以帶給駕駛員的東西。這是第二點解決交通擁堵的問題。

第三點新興互聯網,新興互聯網的涌入看到什么呢?看到傳統汽車動力總成,包括變速箱的研發投入非常高,而且難度非常大,門檻相當之高,國內即使一線自主品牌也沒有完全把核心技術掌握得很好,到了現在純電動時代,純電動時代為了省油,不需要這樣復雜的動力總成,只需要一個電池加上一個大電機就可以很簡單地克服總成動力性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所以這個門檻實際上某種意義上不存在,很多人原來造不了車,現在可以造車。而互聯網造車,或者說非傳統汽車行業造車最大的優勢是什么?不是說如何造車,而是怎么樣用車,怎么樣把這個車做到更人性化、更有賣點。

所以這三點加在一起,就導致了現在國際上最火的一個話題:無人駕駛。

網易汽車:從我們的外界、外行的觀點,好像不用說做自動駕駛、無人駕駛,就是做ADAS,即使像寶馬、奔馳這樣的品牌都做不了,要博世等大的供應商一起來技術合作,因為傳感器、算法、控制邏輯是很復雜的事,基本上都是上百億美金,每年營業額要上百億美金的公司才可以加入這個競賽。你和你的合作伙伴看到了哪些機會,覺得你們的團隊是有競爭力、有機會,進入到快速發展的汽車市場,有可能成為中國本土快速崛起的自動駕駛技術的供應商。

陶喆:首先是解決為什么大家做ADAS這個事,現在談到HOW,還有一個WHY,我為什么可以做這個事情。NASN科技雖然是今年成立,我一直在博世和上汽做底盤控制,大家知道底盤是汽車電子里面最高等級的系統,大家談到262,分為四個等級,ABCD,最高等級是D,在整車里面,只有幾個零件才舉行ACLD的等級,一個是底盤,底盤里面有兩個,一個是軟件還有制控,還有一個“管住鎖”,鎖了以后就不動了,還有一個就是氣囊。只有這四個是傳統汽車里面最高等級,現在到了無人駕駛以后就多了一個ADAS,這個零件同樣具備最高安全能力,很簡單,它可以控制你車輛所有的動態,直接影響到駕駛員的生命。為什么我們要切入到這個市場,因為我們有一個前提,原來我帶領的一個德國開發團隊,一直做底盤系統的開發,在博世的十年里面,我原來的母公司在這上面也是投入了大量的錢,大量的人力,當時有一百人,其中有70號人是中國人,有二三十號人是德國和美國人,經過十年的開發才把電子其中的一個產品真正做到產業化,而且在上汽的車輛當中配套。我才意識到整個安全件的開發門檻非常高,路非常長,巨大投入的事情。而在這個過程里面,很多人看到了國際上的前景,未來整個汽車市場,要在這個市場上發展,一定要切入到這個市場,因此從技術本身、從底盤電子切入到ADAS,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的事情。其實整個產品的開發,一個安全件的開發,70%的錢、精力、人要投入到安全上,只有20—30%投入在功能實現上,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已經解決了70%的問題,只要實現30%。

談到NASN做什么?我們是一個開發團隊,在上海有自己的開發團隊,我們這個開發團隊全球性的技術人員,我們有一個開發代碼是“AR partner”,這是什么呢?大家都看過《功夫熊貓》,熊貓之前很懶,好吃懶做,但是遇到外面侵略的時候,會利用周圍小伙伴的技能學習,學習好了以后消化,他會做得比小伙伴做得更好,中國的代名詞是“Partner”,我們就是要做一件中國最牛的事。我們現在跟國內幾個進行商務談判,很快就有解決了,未來的三到五個月到了L4過渡的高度智能駕駛的一個新聞發布會。這個我提前跟大家通報一下。

網易汽車:我接著這個問題再問一下,之前ADAS有很多的裝備,你提到說解決70%的問題,安全的問題解決了。那么成本問題呢?

陶喆:比如ACC(Adaptive Cruise Control,自適應雷達巡航控制系統功能),在寶馬品牌旗下的車型里,只有三四十萬的車才有,我很驚訝,為什么?我沒有想到這個功能在車上實現要有這么高的成本。有兩點問題:第一點這個功能在主機廠沒有普及,沒有普及的原因很重要大家對安全意識,之前是慢慢提高的一個過程,但是現在我認為是非常成熟。所有駕駛員是一個安全,未來整車的賣點就是一個安全,未來一定會有量,大家知道所有的汽車電子有量就有價。第二點所有的核心技術原來都掌握在博世等等他們的手里,所有的跨國公司在進入中國的頭五年或者頭十年一定是暴利階段,我原來是博世出來的,很簡單,一個安全產品的開發一定會花費十年。中國就是一個蛋糕,他一定會來賺你的錢,大家看到前幾年車子上來很貴,他要賺你的錢,要收回成本。NASN已經解決前面70%的問題,還只剩下30%的問題,所以產品一定會便宜。未來要花多少錢來買單,大家最近有沒有看到其實自主品牌做得好的就是吉利博越,博越最高版本有這個功能,次高版本就是多了一個主動安全,多了十萬塊錢。

網易汽車:最高那一款應該是13萬和15萬都有這個功能,一個是兩驅一個是四驅。

從零件泵的角度來理解這個問題,吉利畢竟是沃爾沃的全球平臺,他通過沃爾沃可以跟博世談比較便宜的價格,其他的自主品牌的主機廠就沒有那么好了。我們雖然是全球人才,但是資本還是中國資本,我們要跟博世PK,除了技術要跟他一樣好,我們的價格必然要具有競爭力,我們的價格肯定會比它便宜30%朝上。

上海市浦東新區金海路1000號

Info#nasn-auto.com

工作時間:9:00-18:00

 © 2016-2020 上海拿森汽車電子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ICP證:

快乐飞艇开奖直播网 新浪股票行情 吉林11选5开今天 第一理财可靠吗 2020年新出端游大型网游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本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股票*怎么分析 东北麻将最大的胡牌叫什么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快3平台 英超积分榜2019一2020 安徽乐乐麻将安卓怎么下载 北京快乐8开奖依据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理财平台排名前十 人多的棋牌游戏?